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视频搜索,大势所趋?

文/DoNews 尹太白

编辑/杨博丞

继去年11月字节跳动在搜索领域向百度发起冲锋后,前者又于近期宣布将加速布局视频搜索。

来自抖音官方数据显示,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超5.5亿,日均视频搜索量突破4亿。这是抖音第一次公布其搜索业务数据,甚至比微信在2021年微信公开课上所公布的“搜一搜月活5亿”还要高出一些。“接下来一年,抖音将大力投入视频搜索。”字节跳动CEO张楠如是表示。

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,拥有5.5亿月活用户的抖音或已为国内最大的视频搜索引擎,而据一位搜索领域的业内人士透露,视频搜索是抖音的又一业务重点。“一方面,搜索是用户主动获取信息的行为,做好搜索能促活平台内流量,与推荐互补;另一方面搜索也有助于抖音的内容生态建设。”该人士称。

视频搜索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

据CNNIC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,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.27亿,较2020年3月增长7633万,占网民整体的93.7%,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.73亿,较2020年3月增长1亿,占网民整体的88.3%,而视频化表达将成为接下来内容领域的重要方向,这一点早在业内达成共识。

事实上,搜索巨头百度早在2018年就喊出了“全面拥抱视频时代”的口号;夸克也陆续上线相关专区升级知识视频的搜索体验;而微信近两年也不断升级微信搜索,涵盖了朋友圈、百科、视频号等内容。

随着短视频的爆发,短视频平台渐渐成了为用户获取互联网信息的主要渠道,而视频搜索种兼具画面感和直观的搜索方式,会成为未来搜索引擎新趋势吗?

视频搜索,内容为王?

字节跳动并不是第一次试图在搜索领域分一杯羹了。

2019年8月,字节跳动首次宣布进入搜索引擎领域,正式从信息流向搜索广告的腹地进军;2020年2月底,又推出了“头条搜索”独立APP,并在各大安卓应用商店上线;2020年9月,字节跳动各业务线账号的搜索权限开通,这意味着巨量引擎上所有竞价账号均可投放搜索广告。

与百度具有大数据、智能算法等技术优势不同,字节跳动信奉“内容为王”。

“内容为王”源于张一鸣在一场内部员工会上的讲话,他认为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,今日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4000万日活跃用户,所以内容将会是重中之重。

2019年11月,今日头条CEO朱文佳在谈及头条搜索时,也曾提到做好搜索的关键在于内容,“内容是搜索的根本,包括两个维度,一是丰富,内容生态足够大;二是优质,内容质量足够高。”

拥有海量内容资源让字节跳动入局搜索有着先天的优势。目前,抖音的内容库存已高达百亿级别,而丰富的内容库存、广泛的用户覆盖、高频的用户行为,也催生出了各种可能性,更为重要的是,搜索业务一直是一个重磅级的流量入口,也是广告业务一大落地场景,Google、百度都曾通过搜索广告挖到了第一桶金。

如今,字节跳动又将新战场经转移到了视频搜索上,而作为搜索巨头,百度在视频搜索领域也有不少积累。

2020年10月,百度收购了欢聚集团旗下的“YY直播”,试图开拓直播领域。“百度内部其实一直有一个观点,百度的核心业务是搜索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过去的很多创新,都是因为跟搜索离得很近,所以成功了。这次收购YY,利于营收只是表面,搜索与直播的结合承载着百度由图文时代向短视频跨越的可能性,也是百度服务能力的深化和升级。”该人士如是说道。

新战场的危机与壁垒

来自极光发布的《内容生态搜索趋势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搜索领域,独立搜索平台(百度、搜狗)以71.5%的使用率占据第一,但短视频搜索的使用率已经增长到了68.7%,排名仅次于独立搜索平台。

单从数据上来看,视频搜索确实潜力无限,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百度,其实入局视频搜索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每一个APP都成为了一座数据孤岛,传统通用搜索引擎很难搜到APP中的优质内容,并且由于版权限制,优质内容也被各个平台圈地保护起来。在这种数据割裂的背景之下,用户更倾向于在APP内进行搜索,而不是使用传统通用搜索引擎。

一个可以列举的例子是,如果想要搜索附近的餐厅与游乐场所,这样的搜索动作大概率会发生在同样具备短视频内容的美团APP上,而非百度或者抖音。同理,用户还会用淘宝、京东搜商品,用知乎搜问题,用小红书搜美妆等等。

无法链接数据孤岛与搜索需求被无限细分化,搜索及相关业务被其他平台缓慢蚕食,将是字节跳动在新战场上首先面临的危机。

而视频搜索的壁垒在于,视频搜索是通过对海量的非结构化的视频数据进行结构化分析,提取视频内容的特征,在此基础上实现从内容上对视频进行检索。与传统文本搜索相比,视频内容的特征难以提取与处理,特别是对于语音、图像等元素的识别存在很大的困难。

换言之,就是在使用视频搜索时,搜索结果并不精确,这部分源于视频搜索本身的精确性比图文更加模糊且难以标记。

用一个简单的场景举个例子,比如用户在搜索“减肥”这个关键词时,对于搜索引擎而言无法判断用户想要的是减肥药、减肥食谱,还是如何减肥。

“视频搜索的难点在于从视频中的画面、语音和应用场景中提取有效信息,并根据用户的搜索意图进行识别、标记、理解,甚至预判。这不仅要求平台拥有丰富的视频资源池,还要不断通过机器学习来提升结果匹配的速度与精准度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表示。

因此,从这个维度来看,视频搜索依然存在着很大的壁垒,据抖音内部人士称,想要解决此类技术上的难题,当前的解决方案还是依靠大规模的端到端的机器学习系统来解决。

不过在海外,YouTube在视频搜索领域倒是有过成功先例。

2006年,谷歌看到了视频搜索的潜力,于是斥资16.5亿美元收购了YouTube。经过15年的发展,YouTube的视频搜索业务,正从简单的标题、关键词检索技术,发展至浏览量、订阅、评论、分享等多因素综合考量的搜索模式。

YouTube使用了大规模分布式训练和神经网络结构,借此来优化视频排序和推荐算法,以更精准匹配搜索内容,而在去年,YouTube刚刚获得千亿美元的估值。

有了YouTube这个成功先例,字节跳动自然不会放过这片新兴的蓝海市场,不难预见,谁先解决技术难题,谁就能占领更多流量入口,从而取得先手优势。

战火烧到了视频搜索领域

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超5.5亿的另一面,是用户对答案直观、有效信息的搜索追求、体验需求与日俱增,这是一场不输于短视频崛起的变革。

积极布局视频搜索业务的不止抖音和百度,事实上,这已经成为了夸克、微信以及快手在内的许多互联网巨头的战略方向。

2020年7月,阿里的夸克推出了短视频平台“Z视频”,构建从图文到视频的多模态技术,用知识视频化,让用户低门槛富有专业度和权威性的知识内核,来搭建了一个内容知识库。

2020年9月,微信在对话框全量上线了搜一搜功能,后又以视频号为切入口,搭建大内容生态,并推出独立的视频搜索框。在2021年微信公开课上,张小龙表示用户已逐步养成通过微信搜索的习惯,并且重点强调了视频搜索的巨大潜力。“微信就像一个视频图书馆一样,它随着时间推移可以沉淀越来越多的视频内容,这些视频内容是一种巨大的知识库,我们希望有一天这个知识库通过搜索推荐的方式可以被挖掘。”

快手也在2020年底组建了视频搜索技术团队,意图在视频搜索技术上加速追赶。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此前快手并未对外透露视频搜索用户的月活用户或日活用户,但快手在2020年前11个月的日活用户和月活用户分别为2.638亿和4.814亿。在这样的流量基础下,快手的视频搜索表现或许与抖音的差距并不大。

随着5G时代的到来,搜索领域势必发生重大变化,视频搜索或成为下一个千亿美元的市场,而互联网巨头对视频搜索的积极布局,也让视频搜索变成了一触即发的新战场。

“视频搜索是现阶段搜索引擎将共同面临经历的新赛道,随着技术的成熟,视频有望进一步代替图文成为主流表现形式,而视频搜索可以作为对平台内流量的二次分发模式,促进平台的内生流量比重,提高内容的使用效率。”上述人士说道。

然而遗憾的是,虽然视频搜索具有巨大的促活与变现空间,但目前尚未有一款APP能够完全满足用户对视频搜索的需求,如果视频内容没有设置相对应的文字标签,那么用户还是很难搜索到满意的视频信息。

不过,毋庸置疑的是,在视频搜索领域,互联网巨头的探索仍将继续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万博体育官网_登录 » 视频搜索,大势所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