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但斌谈新能源汽车龙头估值:2000万套万元无人驾驶应用

文章来源于壹册 ,作者miniQ 田心

“(好公司一样)要看它的估值。

实际上我们对很多的商业模型是有一个估值的,就以新能源车龙头企业来看;

9月22号他们开电池日也给出了规划,未来造2000万台(车)。假如说2000万台真的能实现,无人驾驶成为一个必然的应用,每辆车装一个无人驾驶软件的话……

像我们公司买了两辆这个公司生产的车,买完之后他说要加入无人驾驶软件,当时跟我们说的是5万块钱,但是现在据说是6.5万了。

现在马斯克自己在用二代无人驾驶技术,可能是2万美金或者1万美金,如果他一次卖给我们,他就相当于微软卖操作软件,就从一个硬资产变成一个轻资产的商业模式了。

那2000万台,一台(卖自动驾驶)是1万美金的,你想想他一年能赚多少钱?

换句话说,如果他这1万美金或2万美金不是一次性卖给你,他收服务费,一个月一台车收100块钱的话,假设他要能卖出1亿台,你想想这家公司能够赚多少钱?

就像苹果刚刚公布的最新数据,实际上去年它APP的销售额超过500亿美金以上。”

(注:苹果2021年1月宣布:自2008年以来,苹果已经向开发者支付了2000亿美元,比2020年1月宣布的数字增加了450亿美元。如果这相当于App Store销售额的70%,则App Store去年的总收入约为640亿美元。)

“他们前两天把电动汽车的龙头企业卖了,因为怕调整,现在又创了历史新高,他们就反思,问我。

我就建议他们说:把你们的显示屏给关了。

我说就不要看这些东西,否则一会涨一会跌的会影响你们,你就把这个精力放在研究企业上,跟行业专家去交流,跟企业家交流,看这个企业有没有更好的发展。

如果你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个地方,不看盘,你也就不会知道涨跌了,等你回来打开电脑,收市了,你也想卖也卖不了。

我们现在硬性要求他们每个人的换手率必须低于多少,每天给他们一个表,就是看换手率还有多少额度。

比方说2011年的换手率不能超过2倍、5倍,反正给一个表,让他们自己降低换手率。”

“我们中国人造的这个抱团取暖的概念,实际上我是不太认同念的。”

“在海外我想很少会有人讨论会不会抱团,都是自下而上的选择一些好的公司,不要踩地雷,不要出问题,风控对投资机构来说是最核心的一个思考,就是你投资的公司一定不要出问题。”

“就像我们投资,假如说我失败了,我一定会找我自己的内心,我绝对不会出现怨天怨地怨政府,反正什么都可以怨,就不怨自己(的行为)。”

“白酒行业每次表现稍微好一点,就开始有人批评,但你想想白酒行业在这20多年,30多年间是表现最好的一个行业,为什么很多人不反思呢?到底是什么原因涨了这么多?”

“为什么我说巴菲特到了90岁还在突飞猛进?为什么我们很多的人到了现在还在执着于传统的执念?

当然我不是说他们不对,坚持本身就是优秀投资人的一个最好的品质,因为你不坚守、不坚持、不执拗的话也很难做出很出色的成绩,这个是毫无疑问的。

但是我们说投资一定要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。”

“适不适合做投资我是这么觉得的,你曾经犯过的错误不要让它再犯,如果曾经犯过的错误你老是在你的操作当中重复,那你就不是一个好的投资人。”

“就像巴菲特说的,最好的投资者是永远不要卖出。很多人说买是徒弟,卖是师傅,实际上这句话本身是错的。真正的好公司是不应该有卖出的那一天。”

“比如说买房子,如果你买黄浦江两岸的房子,你买了以后会卖吗?汤臣一品开始出售的时候卖5万块钱,假如说你5万块钱买的话,你会卖他吗?它现在涨到30万了,你会因为你是5万块钱买的,涨得多就卖吗?”

“在自己的国家里,40多年的岁月告诉我,如果你真的有才华,有广阔的胸襟,愿意为之努力奋斗,不嫉妒他人的财富,不无所事事,不整天抱怨自己生活,不找理由逃避责任,我们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现状。”

以上,是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2月2日在央视财经主办的“2021牛年投资大趋势”系列直播活动中的最新观点。

在超过2个小时的直播过程中,但斌详细回答了包括价值投资的理解、市场抱团、白酒估值、美国散户避空等在内的数十个大家重点关注的问题,过程中金句不断。

流动性收缩不改长期趋势

外资流入趋势不变

主持人:您认为接下来要开启的市场是如我们所愿,还是说它跟流动性、跟货币政策还是有很大的关系?这种情况下,市场不一定能表现的非常长久。

但斌:因为东方港湾是一家自下而上选择具体公司去做组合投资的公司,所以我们实际上不是特别关注宏观方面的变化。

但是,假如让我就事论事去评论的话,我是这么来理解的。

有一本很好的书叫《投资者的未来》,这本书里面有一个数据,就是200年前的一美元到现在的购买力只有4分钱了,这是那本书出版时候的情况。

我们觉得货币贬值包括放水,是一个长期现象;

流动性在某一个月或者某几个月或者半年收缩一下,这在历史上这是很常见的,但是它不改变长期的趋势,我觉得投资不应该过分去关注短期的变化。

另外,我们现在基本上跟全世界联通在一起,在全世界大放水的情况下;

如果你是美国的一个基金,当你处在负利率的环境,然后央行又在印钱,你可以算一下人民币的变化情况,去投中国一些好的公司,有可能还有一个比较稳健的增长。

比如疫情期间、贸易战期间我都在纽约,也问过美国的同行,我说你们有没有对这些问题担心,想要去卖出中国的相关企业?他们说没有。

他们认为放眼全世界,像中国这样稳定发展的国家并不多,我们也看到,总体而言外资是在持续流入中国的。

当然国际投资者可能是有国际视野,但是我们现在做投资、应该是要能够整合国际视野来看待当下的中国市场。

包括最近很多朋友也在谈什么抱团取暖的问题,核心就是高估和低估的问题。

我们看过去,像中国台湾地区市场和韩国市场放开的时候,当时这些人也担心比方说像台积电、三星这样的企业是不是阶段性高估,就卖掉了;

但是你卖完之后老外接走了,可能持仓占到70%甚至90%,而且这些股票一直涨到现在。

所以我们说,你现在的操作还是要放在一个全球背景下,因为中国毕竟改革开放到了这一步,我们的市场是双向开放了。

我们最近看到南下资金不断涌入港股,同时也要看到,外资进入中国的步伐也是非常坚定不移的。

只投世界改变不了的和改变世界的公司

为什么你投中涨了100倍的股票还是很郁闷

主持人:我看您其实说过投资比的就是思考的远见,要比谁看得远、看得准。有网友问到,但总能不能分享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看得远和看得准的?

但斌:我觉得投资一部分是科学,一部分是艺术。

艺术的部分就是天赋,我也曾经说过一句话,我说东方港湾只投两类公司:

一类是世界改变不了的公司,这一类公司大家比较容易理解;

还有的一类是改变世界的公司。

我举个例子,比如说(美股)当时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,我有动员过一个朋友,我说我们拿100万美金去买三家公司,就是当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的三家公司,我说我们去迎接一个时代。

当时我们钱打到美林证券,客服人员告诉我说,你千万不要买这三家公司,这三家公司会破产的。

当然这三家公司到现在还没有破产,其中一家涨得最好的公司涨了近3000倍,换句话说,你迎接到一个时代的话就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包括目前中国互联网最大的龙头企业,我们也是在2006年开始关注的,当时我也跟这个朋友说了,这个朋友那个时候买入一直持有到现在。

还有包括像智能汽车,我们说传统汽车在向智能汽车转变。

就像过去传统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化,出现了比如类似苹果这样的公司,我想这个大家都能感受到。

现在我们到了另外一个时代迎面而来的时候,就是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转变,这个脉搏或者这个声音你能不能更早的去聆听到?

实际上现在的电动汽车龙头企业,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研究,2014年我跟海平我们两个去约他们的董秘,他也在纽约还请我们吃了个饭,然后邀请我们到加州去调研他们的第一代工厂,让我去试驾,我也是在2014年第一次开这个车。

《时间的玫瑰》在2018年再版的时候,我也谈到了这个事情,在185页。

当然,怎么样去(捕捉)这样细微的一些变化,我想这是每个投资人都应该要去做的。

比如巴菲特,去年已经90岁了,在他80多岁的时候也开始投资IBM,在并不太成功的情况下,又投了苹果,苹果占到他持仓的47%。

如果不是投了苹果的话,可能业绩也不是特别理想。

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们看到一个90岁的老人还在迭代、还在进步,我们更应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断去学习,不断去发现。

我过去说,一个是要善于跟“过世的人”打交道,因为我们看到的、真正的能够流传下来的比如说100年前的着作,作者已经去世了很多年,但是他的书籍但凡还能流传的,一般来说都是精品。

因为很多人写的书可能100年之后就没人看了,如果一本书100年以后还有人看的话,那就是精华,所以我觉得一个是要善于跟“过世的人”打交道。

另外就是要善于跟最伟大的人在一起。

像马斯克先生,尝试着改变世界。如果你早点认为马斯克是类似于乔布斯这样的,你赞成他的观点,(那就)去投他,跟他站在一起。

包括我去哈佛商学院读书的时候,我们的教授也曾经讲过亚马逊的案例、苹果的案例、特斯拉的案例,你从对这些案例的学习当中,也可以感知到这些公司未来强劲的变化。

可能很多人大学毕业甚至考上大学,学习就到此为止了,实际上投资不是,就像芒格说的,看不见40岁以下的年轻人,投资可能也是要学到老的一个职业,只有这样才能够保持你的洞察力。

我从业了29年,回顾过去29年实际上我也抓住了部分机会,但是也有很多的机会从我身边流失。

今天下午我还在跟我们几个研究员说,实际上每个人一生当中只要能够抓住10次重大的历史性机会,你这一生就会非常精彩了。

很多人这一生为什么没有成就感?

就是当这些机会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视而不见,或者是你看到了,但只买了一点点。

我过去开过一个玩笑,我说一个人在一只股票上赚了100倍、1000倍,但是他还是很郁闷,跳楼自杀了;

为什么呢?

因为他只买了100股,辜负了伟大的时代。

所以我们说,投资还是非常难的,但是你自己要有动力。

好公司一样看估值

怎么给特斯拉商业模式估值

主持人:好的公司就可以不考虑估值了吗?或者好的公司的估值到底有没有天花板?成长型的公司是不是就可以完全不用去看它的估值了?

但斌:不是,要看它的估值。

实际上我们对很多的商业模型是有一个估值的,就以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来看;

9月22号他们开电池日也给出了规划,未来造2000万台(新能源车)。假如说2000万台真的能实现,因为马斯克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意愿都实现了。

如果能够达到2000万,无人驾驶成为一个必然的应用,每辆车装一个无人驾驶软件的话……像我们公司买了两辆这个公司生产的车,买完之后他说要加入无人驾驶软件,当时跟我们说的是5万块钱,但是现在据说是6.5万了。

现在马斯克自己在用二代无人驾驶技术,可能是2万美金或者1万美金,如果他一次卖给我们,他就相当于微软卖操作软件,就从一个硬资产变成一个轻资产的商业模式了。

那2000万台,一台(卖自动驾驶)是1万美金的,它不靠卖硬件赚钱的,就靠卖软件赚钱,你想想他一年能赚多少钱?

换句话说,如果他这1万美金或2万美金不是一次性卖给你,他收服务费,一个月一台车收100块钱的话,假设他要能卖出1亿台,你想想这家公司能够赚多少钱?

另外,苹果刚刚公布的最新数据,实际上去年它APP上的销售额超过500亿美金以上。

有人开玩笑,如果无人驾驶技术实现了,最大的利好是哪个公司?是茅台,因为不怕酒驾了。

还有一个公司,比方说腾讯,你在苹果手机上打王者荣耀,腾讯要给苹果分30%,

但现在不在苹果手机上打王者荣耀,在电动汽车的屏幕上打游戏,腾讯大概也要给它(特斯拉)分。

所以从内容分享的角度它也会有一个利润,这都是轻资产、高盈利的商业模式。

你可以大概算一下这个公司最终的利润是多少,当它的商业模式一旦建立以后,它很可能会成为全世界市值最大,盈利最高的公司。

当然假设的前提是、你相不相信无人驾驶技术在未来的5年、10年或者20年会成为一个主流的技术。

它像阿尔法狗一样,迭代的技术是进步非常快的,包括去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打仗,无人机发挥了巨大的优势。

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在军事上的应用,我想,在民用方面的应用也会是突飞猛进的发展。

但问题就是你相不相信这个东西?

终局思考和终局估值

如果你相信它,你给它合理的假设,你可以看一下它的估值情况,甚至是到了终局估值,你觉得它到底是便宜还是贵呢?

所以并不是闭着眼睛买,如果一个商业模式没有真正的成功的可能性,那投资者是不会给它很高的估值,也不可能给它以长期的表现。

就像我们在美股当中看到的亚马逊,长期不盈利、但是它为什么就不断地上涨到这么大的市值呢?

后来云计算这些来了以后,我们就知道它到底是靠什么去赚钱。

我的书上有一段话,“投资比的什么?比的是思考的极限,你思考的点到底在哪里?”

你能够看得比别人看得远,看得准,敢重仓,能坚持,实际上在投资中是缺一不可的。

为什么投资这么难呢?就是这个道理。

主持人:也就是说估值要看,但估值是在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中,你要不断地去验证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和未来的发展前景?

但斌:那当然啦。

《时间的玫瑰》2007年出版,2018年再版,实际上我觉得这本书可能还稍微有点价值的就是你可以看到这10年的变化。

别说改变人类事业的公司了,那些传统的东西很遗憾……虽然说10年对一个人来说稍微有点漫长,但是事后看也很快,短短的十年间,这本书上谈到的所有企业,可能90%的企业家都离开了他们的公司,多数是退休了,离开了他们工作岗位,还有少数是被抓起来了。

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,但是好的公司依然更好。

要是一个20年更长期的变化,很多伟大的公司可能还是会迭代,会不断地变更好。但是就短短的这10年变化都如此巨大,所以投资是个非常难的事情。

“抱团”是一个不成立的概念

所谓“抱团取暖”是英雄所见略同

主持人:有人认为机构抱团这样的一个趋势是不会停止的,但也有人认为机构抱团的一个过程势必会瓦解。比如说之前就有人预测白酒1月份一定会出现一个抱团的瓦解。

但斌:实际上我从来不认同这种观点。

老是有朋友问我,下一个热点在哪里?或者是板块的轮动,现在又变成了抱团取暖的问题了。

我可以这么说,如果一个公司出问题的话,或者业绩不好的话,你抱也抱不住了。

这两天我们看到了机场龙头企业连续两个跌停,一个企业如果业绩不增长或者说出现问题了,他还能抱得住吗?

所以我们中国人喜欢发明一些概念,我觉得这个不可思议。

像我们看海外,因为很多是没有涨跌停板的,如果一个公司一出问题的话,它一天可能跌70%甚至是90%。

所以说在海外我想很少会有人讨论会不会抱团,都是自下而上的选择一些好的公司,不要踩地雷,不要出问题,风控对投资机构来说是最核心的一个思考,就是你投资的公司一定不要出问题。

《时间的玫瑰》2007年出版到现在,这本书上谈到的所有公司没有一家出问题,不说是100%,(至少是)有90%的公司创出了历史新高。

你怎么样从底层去思考,不要让你买的公司出大问题,这个是风控最核心的要素。

所以说报团取暖的概念我觉得是不成立的,

一个公司如果长期的好,或者说你在全世界都找前100家公司的话,这些公司出大问题的概率是非常小的。

龙头白酒供不应求是中国崛起的一个象征

有的朋友说1月份白酒一定会瓦解,我想他对白酒行业特征(的理解)非常有问题。

过去说中国的崛起难道能靠一瓶白酒吗?我觉得包括类似这样的一些言论都不太符合这个事实。

我2019年去西雅图调研了4家企业,看了星巴克、波音、亚马逊、微软,这4家公司实际上是代表了各个方面。

像星巴克是类似消费的公司;波音是代表着工业文明,“皇冠上的明珠”,制造业的巅峰企业;亚马逊是互联网平台类的企业;微软代表着科技的一个巅峰。

那中国的崛起一定是普遍意义上的崛起,不可能说是某一个行业的崛起。

我跟很多朋友说,龙头白酒供不应求是中国崛起的一个象征,因为它代表了40年改革开放的一个成果,只有老百姓富裕了,各行各业都发展好了,才有钱去买这种好东西消费。所以它一定是代表着普遍意义上的中国崛起。

包括我们中国人造的这个抱团取暖的概念,实际上我是不太认同概念的。

主持人:您觉得这个现象是什么造成的?

但斌:这个现象就是英雄所见略同。

就跟美国过去的13年一样,如果你不买亚马逊、谷歌、苹果、奈飞这些我们说的“100家公司”,如果剔除这些公司的话,美国市场的表现是非常平庸的,跟我们中国是一样的。

但是中国很多人说是锯齿结构,我也说我从业29年,差不多20年以上的时间是在3000点以下度过的。

2001年龙头白酒这几家公司上市,到现在白酒行业的这几家公司过去20年了,这些公司可是涨了几百倍。

像白酒行业每次表现稍微好一点,就开始有人批评,但你想想白酒行业在这20多年,30多年间是表现最好的一个行业,为什么很多人不反思呢?到底是什么原因涨了这么多?

它不单是说1月份不会瓦解,我想它常年都不会瓦解,因为它的企业特征在那摆着。

水和粮食酿造一下,毛利率70%或80%或90%,这就是这个行业的特征,然后又不怕库存,净利润这么高,它只要有品牌就能够销得出去。

而且虽然说白酒工业的整个产量在下降,但是就品牌的18家上市公司总体而言,除了少数的一两家以外,基本上都在扩产,

他们的量都在增加,还是呈现供不应求的需求畅旺,从这样的一个角度,它怎么可能就会变坏呢?

所谓“抱团瓦解”的公司

本质也是因为并不是好公司

主持人:我稍微更正一下,可能在大家看来一线白酒是有壁垒的,但二三线白酒是在借机的抱团投机。

但斌:总的来说,我不太认同。

我觉得现在的白酒行业出现一个什么特点呢?就像季老说的,“喝酒喝出健康来”,还有一个是品牌化、高端化,

为什么?随着人们的富裕,大家不太愿意喝散装酒。

可能我们做金融的,我们赚得多一点,但一般的老百姓,比如送美团外卖的,他可能1年也能够有个十几万、二十几万的收入,他过年过节买一瓶好酒孝敬老人,这种消费能力也强了,所以说给二线白酒也带来了机会。

说抱团取暖的,你不去分析它背后的一些逻辑,就硬给它加一个概念,然后就否定一切,我觉得这个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就像我们投资,假如说我失败了,我一定会找我自己的内心,我绝对不会出现怨天怨地怨政府,反正什么都可以怨,就不怨自己(的行为)。

主持人:因为这段时间白酒的整个板块在回调,是不是前期的估值有点过高了,它总要进行一定的估值回归?包括之前您经历过的那两年,它的回撤也能达到60%~80%。

但斌:但是今天(2月2日)有几家公司创造历史新高。

主持人:的确也有一些公司的业绩不及大家的预期。

但斌:两极分化太正常了,

今天新能源汽车某些公司也创新高了,前一段时间也有人说新能源是不是要调整?

但是它调整之后又创新高了,在投资中别人总是会短期的看这些问题。

所以我为什么不认同抱团取暖的这些概念呢?因为如果一个企业不好,你连抱都抱不住。

你要去找那些好公司,能够穿越时间、穿越河流、穿越周期的好行业去投资。

我们说价值投资是个世界性的语言,如果你在中国是这么做的,应该在美国,在中国香港,在全世界都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思考模式。

为什么这个思考模式到我们中国、就编出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一些概念呢?反正我不是特别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概念。

涨了几百倍的公司靠技术分析是不可能分析出来的

价值和成长不是割裂的

主持人:有网友还想问问您,对于现在的市场进行选股,到底要看技术层面,还是看基本面,看价值,看成长,看周期,您更偏重于哪些?

但斌:我在国泰君安研究所的时候,可能早期的国泰君安客户朋友大概知道当年有个通讯叫财经快讯,我是市场分析的主笔,

每天写市场分析的都是我,反正我搞了很多年,但我觉得要把技术分析给放弃掉,基本上没有价值了,没有意义,就是要做基本面的分析。

刚才我也举例,过去20年,上证指数2001年最高点是2245点,到现在也就3000多点,但是白酒这几个公司可是涨了很多,几百倍的涨;

那你研究技术面能研究出来吗?我想是不可能的。

香港市场十几年也都是没怎么涨,但是互联网信息公司也涨了几百倍上千倍,所以我觉得技术分析没有任何意义。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点,放弃掉就算了。

至于周期、价值、成长,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,千万不要割裂价值和成长,它一定是有机的,绝对不可能是割裂的。

我刚才说如果一个公司没有成长,它就是一个高等级债券,所以你考虑任何问题就是自下而上的;

公司的成长性到底在哪里?

如果企业没有成长的话,它基本上没有(投资的意义)。

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把眼光放在未来。

另外一个角度,传统的这些公司到了一定程度以后,它很难有一个特别超额的收益。

就是说你的超额收益来源于哪里?

它是来源于改变世界的东西。

如果你能够更早的看到这些改变世界的东西,能够这跟这些改变世界的伟大的企业家共成长的话,那你会有一个激动人心的不一样的角度,不一样的未来。

所以我个人还是倾向于价值加成长,再加上改变世界的东西。

会卖的才是师傅?

最好的投资者是永远不要卖出

主持人:对普通投资者来说,可能很难像我们这样坚定长期地去持有(标的),您觉得普通投资者可不可以阶段性地离开一些标的?

但斌:不是说阶段性离开,他们可能每天都在离开,他们自己吓自己。

吓自己的原因太多了,比如疫情,其实在23号(2020年1月23号)那天我就很明显的表达了,但当时微博下面有很多人骂我的。

卖出股票的理由太多太多了,就是再好的公司它都有弱点,你要是放大弱点的话,太多了。

比如水会不会污染?会不会地震?年轻人会不会不喝白酒?等等,你想吓自己太容易了。

但是你要理解企业的核心;

就像芒格说的,为什么要相信价值投资,如果真的相信,两分钟就能接受,有的人不相信,他一辈子也不相信。

主持人:您一直在说要做长期的价值投资,我也看到过您公开说其实你们很少卖股票,真的是这样吗?

但斌:对。

像我们2004年到2007年换手率只有7%,我们的换手率一直非常的低,

但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毕竟跟巴菲特有很大的区别,我们是私募基金,私募基金可能一般的朋友也不太熟悉,它还是有一些制度上的缺陷。

比方说我们有很多跟银行券商发的产品,都是有8毛钱的预警线,7毛钱的清盘线。

所以碰到像2008年、2015年或者说是2018年的这种单边下跌行情或者股灾的行情,如果你不做风控的话,它就给你清盘了。

2015年我们也发了很多产品,要不做风控的话(就清盘了)。

我在2015年的6月18号有个发言,我说A股很可能会经历一次1987年的股灾,当时我们也吸取了2008年的教训,在2015年的时候发了很多产品,这些产品是有8毛钱和7毛钱的预警线的,当我判断出可能有股灾的时候(就做了操作)。

当年也很容易判断,一个是估值很高,按照当时中位数的PE已经差不多七八十倍了,再一个,杠杆10倍;

所以说我们觉得风险很大,能卖就卖掉了,如果不卖的话像千股跌停时、从5000多点一下子干下来,别说8毛钱了,7毛钱肯定给你干掉了,连5毛钱都给你干掉了。

包括2018年当时中位数下跌,单边下跌,受贸易战等等的影响,股票市场中位数下跌40%,像龙头白酒也从800多跌到500多。

如果要是不做风控的话,那也给你干掉了。

我们在遇到极端的情况下,遇到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,我们还是要规避的,因为这是私募基金的特征,所以我们也是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,才会做出防范风险的一些决定。

正常情况下我们基本上都是满仓操作的,而且换手率极低。

主持人:前提就是你对这支股票从一开始就很稳准狠地看好了,它的中间不会发生变化吧?

但斌:就像巴菲特说的,最好的投资者是永远不要卖出。

很多人说会买是徒弟,会卖是师傅,实际上这句话本身是错的。

我就简单举个例子,比如说买房子,如果你买黄浦江两岸的房子,你买了以后会卖吗?

汤臣一品开始出售的时候卖5万块钱,我跟我一个朋友说:假如说你5万块钱买的话,你会卖他吗?它现在涨到30万了,你会因为你是5万块钱买的,涨得多就卖吗?可能到30万以后还在涨。

所以说投资如果你真的是深思熟虑的选择的话,买这个好东西它是没有卖出去的时间。

假如说很多公司过去涨了300倍,当年你买的时候一个亿,现在已经300亿了;

300亿的公司光派息可能每年都能够派个五六亿了,那你为什么要卖出这个股票呢?它像一个生金蛋的鸡,你为什么要把鸡杀了呢?

所以我们说很多市场上的理论是错的;

我们私募基金有时候遇到系统性风险是没办法,如果我要是巴菲特的商业模式,每年都有保险金来的话,我碰到2008年的危机就继续买,我碰到2020年的危机我又继续买,但这个是私募基金做不到的。

投资的原理是不能动摇的,基本的法则,思考,根基,基石是不能动摇的。

很多人说的那句话是错的,说“买是徒弟,卖是师傅”,但真正的好公司是不应该有卖出的那一天。

害怕调整?

把显示屏关了,硬性降低换手率

主持人: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投资理念和赛道都会发生变化,就像您刚才说的巴菲特也会卖出金融股,去年巴菲特也卖出航空股了。

但斌:所以说要不断地迭代,我刚才说最好能够买世界改变不了的公司,这些公司可能是200年,1000年的,你真的可以看得很远。

还有就是改变世界的公司,但改变世界它不是1年的改变,它可能是10年,20年,30年的改变,你买也是要从长期的角度去买。

所以说你都是要基于长期而买进,而不是基于短期的变化而买进。

如果你基于长期来改进的话,那你整个的换手率肯定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,你也不会像一般的散户一样,担惊受怕,殚精竭虑,发生一点问题,马上就六神无主,打听这个打听那个。

今天下午我们两个研究员还问我:为什么大势波动你好像不害怕、不担心?

我说:你想清楚了,那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

他们前两天把电动汽车的龙头企业卖了,因为怕调整,现在又创了历史新高,他们就反思,问我。

我就建议他们说:把你们的显示屏给关了。

我说就不要看这些东西,否则一会涨一会跌的会影响你们,你就把这个精力放在研究企业上,跟行业专家去交流,跟企业家交流,看这个企业有没有更好的发展。

如果你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个地方,不看盘,你也就不会知道涨跌了,等你回来打开电脑,收市了,你也想卖也卖不了。

我们现在硬性要求他们每个人的换手率必须低于多少,每天给他们一个表,就是看换手率还有多少额度。

比方说**年的换手率不能超过2倍、5倍,反正给一个表,让他们自己降低换手率。

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,我曾经经历过一些事情,希望他们更快的成长。

集中投资or分散投资?

主持人:到底我们是应该集中持股还是分散投资?

但斌:曾经有一个理论说是大概在7个公司既可以分散风险,又可以做出业绩。

实际上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,我发现如果不适当的集中,是很难做出出色的业绩。

彼得·林奇也总结说,如果扣除他的前三大重仓股,实际上他的业绩也不会太好。

像巴菲特或者是像我们现在公募基金比较优秀的这几个人,他们都是重仓持有一些(股票)才会有他们现在的出色业绩。如果你不重仓是非常难有成就的。

当然,我们毕竟是做资产管理,在重仓同时还是要相对分散。

我们东方港湾又可以投A股,又可以投港股,又可以投美股,(组合)可以适当的比如说分散在十几家、20家左右的公司;

这样既适度分散,可以平衡各个市场风险,又能够有一定的稳健度,能够做出业绩。

就好像我说****好,坦率说,如果当初我们公司一成立,我把所有钱都买这一家公司,那肯定我赚的是最多的;

但是你能这样做吗?

个人投资者当然可以,机构是很难的。而且还有比如跟银行、跟券商的合作限制,哪怕再好,你不能买超过(组合的)10%,有的还不能超过5%。

所以机构操作有时候跟个人还是有很大区别。如果是个人投资者,想要超越机构的话,你可以把所有钱都买入少数的两三个股票,如果在正确的方向上,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超越机构的。

现在中国的机会是了不起的多

主持人:我们除了倡导价值投资,还倡导逆向思维。在现在的市场,你怎么去践行逆向思维?比如现在按照逆向思维的标准,可以看到哪些好的标的、好的赛道?

但斌:去年的今天我估计很多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因为第二天就要开盘了;

开盘股市暴跌你要怎么样应对?包括我们说巴菲特90岁了,但是90岁之前他只碰到了一次熔断。

去年这个时候我也写了很多微博,我说大家要冷静,也有好事者将我当时写的所有微博编辑了一下放在今日头条上,试图羞辱我。

但是你今天再来看这些我当初在最恐慌时候写的东西,它们像金子一样在闪光。

实际上去年是最好的践行逆向投资、价值投资的时刻,我觉得正常情况下千万别去想逆向,是在历史的(重要)关头,你要逆向投资。

现在我们都说了是一个大时代开始的阶段,还要做什么逆向?你难道跟大时代去逆向吗?

为什么很多人没有成就?我自己总结了一下,就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在忧郁、彷徨、质疑中,就把自己的一生的事业蹉跎过去了。

人类社会在突飞猛进的变化,我们这一代人都非常感激国家,因为改革开放40多年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我经常出差,每天几乎一个城市,现在不仅仅是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等大城市璀璨斑斓,一些二级、三级城市,甚至一些镇和县,都变得非常漂亮。

现在中国的机会是了不起的多。

今天下午,我一个朋友从美国回来,他说,在美国一般的老百姓哪有赚钱的机会,根本就存不下来钱,哪像中国,有这种拿桶去接钱的机会。

他看了我《时间的玫瑰》,他在美国呆的地方、正好我那个书上都描写过,他很有同感。

所以你哪还用担心逆向投资,你往下逆向吗?我不太能理解,因为正常的生活多么美好,奋斗就完了。

在书里我也写过,我说在自己的国家里,40多年的艰辛岁月告诉我,如果你真的有才华,有广阔的胸襟,愿意为之努力奋斗,不嫉妒他人的财富,不无所事事,不整天抱怨自己生活,不找理由逃避责任,我们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现状。

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自我激励的,我觉得大家应该也有同样的一种心理,国家发展这么好,你如果自己发展不好,你别去抱怨政府,怨天怨地,至少我们这一代人,机会是同样的。

我也是非常普通家庭的孩子,当时我也想着能不能读大学,读大学以后想着分到哪去当工人,我也当了一年钳工,去修水泵。

所以自己的命运是自己去改变的,我觉得自己要相信国家。

快问快答

普通投资者千为不要听消息买股票

主持人:接下来是快问快答环节,这些问题但总都没有看过,但是都很简单。

第一个,我们常问大家的投资风格是偏成长,还是偏价值?

但斌:我觉得是成长价值,哪个都不偏。

主持人:投资的过程中对您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。

但斌:我觉得有一本书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,就是《股市真规则》,这本书写的还是非常不错的,另外大家可以看芒格先生的《穷查理宝典》,巴菲特年报也是非常好的。

主持人:您觉得这些书能够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一些启发?

但斌:我觉得是思考一些投资本源的东西,别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误解了。

主持人:在投资界对您影响最大的一个人。

但斌:我想肯定是巴菲特了。

主持人:在您的投资过程中,最成功的一个案例。

但斌:大家最喜欢的酒类的公司。

主持人:刚才有网友说,您真的从来没卖过吗?

但斌:我们在遇到系统性风险的时候会进行风控,比如2015年我们当时卖,很多人在网上质疑我们,在2018年我们又做了一次风控,可能网上也有人在质疑,但是我觉得没关系,都很正常,《时间的玫瑰》里面我们都有描述,大家可以看一下。

主持人:与之相对应的,最失败的案例有吗?

但斌:我觉得是2008年,当时主要是投资杠杆类的商业模式,当时是吃了大亏。

主持人:有没有让你最后悔的事情?

但斌:我觉得也没啥后悔的,失败乃成功之母。

我想说是,如果你一直不失败,然后到了五、六十岁再失败,可能跌倒了就爬不起了,失败最好要趁早。

另外,我觉得人的一生一定是非常不容易的,如果你不成功的话,可能没有人去关注你;

但是当你越来越好的时候,各种诋毁你、挖苦你、造谣诽谤的什么人都有,所以人的内心一定要有力量。

就好像前段时间我教育我女儿,我说我觉得你长得很漂亮,但是如果人说你不漂亮,你会不会生气?

她说我会很生气,然后我跟她讲,我说你千万不要生气,她问我为什么?我说,就是有人会认为你不漂亮,还有人觉得你漂亮但是一定要说你不漂亮,你不要因为别人的说法而影响自己的生活。

投资和人生也是如此,当碰到挑战和艰难的时候,你还是要正向的东西,就是内心要自己有力量。

主持人:对我们的普通投资者,您还有哪些建议吗?

但斌:对一般的投资者来说,其实我也反反复复说过,

首先不能够借钱炒股票,千万不要卖房子、抵押房子、从银行贷款来投资炒股票。

第二,投资是很专业的事情,千万不要因为别人的一个意见,或者某个人告诉你一个消息,你就去买股票,这是最容易亏钱的,千万别去听消息去赚钱。

另外我觉得,既然投资是专业的事情,还是要让自己更专业,一定要善于学习。

我曾经说过,资本市场从来都是慷慨的,但它只善待那些拥有智慧和善于利用他人智慧的人。

如果你自己要没有智慧,你就把钱委托给专业机构,去找这个市场上最好的人。

不管怎么样,我觉得投资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。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万博体育官网_登录 » 但斌谈新能源汽车龙头估值:2000万套万元无人驾驶应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