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95后寿衣女模特:死亡无法改变 不如漂亮体面地告别

2017年,任赛男从河南郑州某大学的电子商务专业学成毕业,通过招聘进入殡葬用品销售行业,并从此成为一名“寿衣模特”。

“小姑娘做这个不害怕吗?多不好。”任赛男的母亲想不通。任赛男不这么认为。见证很多死亡和一次次庄重的告别仪式后,她感受到了帮助逝者体面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价值感,渐渐喜欢上这份工作。

近期,任赛男“95后女生做寿衣模特”的故事引发网友热议,该话题一度登顶微博热搜榜。

2020年12月29日,任赛男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,分享了自己从业三年的心路历程。她说,这是直面“死亡”的职业之一,“既然死亡无法改变,与其沉浸在悲伤中,不如漂亮体面地告别。”

[以下是任赛男的口述]

“每一位逝者都有一个特别的故事”

2017年,我毕业时被一则“电商运营助理”的招聘广告吸引。后来我才知道,所谓的“电商运营助理”,其实是售卖寿衣,还要经常当模特,穿着展示。

别说别人,我自己听着都很害怕。是我男朋友鼓励我,我才鼓起勇气尝试。

我的日常工作就是设计款式、对接制衣师傅、线上回复顾客、发货,还要直播,当模特,穿寿衣给顾客展示等。很多顾客对寿衣有抵触心理,而如果我一个年轻小姑娘穿上的话,就会减轻这种抵触。

刚入这行时,没敢告诉妈妈我的具体工作,我完全接受这份工作后,才敢告诉她。告诉她时,她愣住了,还让我辞职,说“小姑娘做这个多不好呀”。在她的传统认知里,寿衣的款式陈旧、阴森、古板,她对这方面的认知比较局限。

我拿出我卖的寿衣给她看,这些款式各异的寿衣打破了她对寿衣的认知。我和她分享我设计这些款式的思路和想法,还跟她讲我和顾客沟通时遇到的问题,聊着聊着,我妈甚至会帮我出谋划策。一来二去的,她也就接受了这份工作。

工作中,有逝者的家人让我推荐款式,我会了解得很详细,比如逝者生前从事什么行业?有什么喜好?喜欢什么颜色?穿衣风格等等。和逝者家属沟通的过程中,我慢慢发现,每一位逝者都有一个特别的故事。

有一回我印象很深刻。两年前,大年初三晚上,有一位姑娘找到我,说想为她父亲准备一套绿色的寿衣,她已经找了很多家店铺,都没有。我有些纳闷,为什么一定要绿色的?询问后才得知,她父亲年轻时支援边疆,对绿色有独特的情怀。

听完这个故事我很感动,一方面是因为她父亲的支边故事,另一方面也被她想完成父亲最后心愿的孝心感动。我想帮她找一套绿色的寿衣。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后,我决定用一款绿色的面料为她父亲定制一套。

在了解很多逝者的故事,并尽力满足家属对寿衣的要求中,我逐渐明白,这份工作其实是在帮逝者体面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做这份工作,我见证了太多生离死别。虽然我无法帮家属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,但我尽己所能,温暖别人,我看到了这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。任赛男在直播时介绍寿衣

“我害怕别人把我当‘瘟神’”

从事这行后,我开始学寿衣设计。除了向公司的设计师学,还会看一些服装展,也去博物馆看,平时也会翻阅一些传统服饰的书。

我设计的寿衣有中山装、唐装、现代装、旗袍等多个款式。接触寿衣设计后,我常常被中国古代传统的纺织技术惊艳到。

有一次,我在苏州看到一款很特别的面料,它从不同的角度看颜色是不一样的,我被这款叫色织罗的面料深深吸引住。罗在古代是一种纺织手法,和普通衣服不一样,普通的衣服织好后仔细看是方格形状的,而色织罗的手法织好后是菱形。

普通衣服是把整件衣服织好后再放进染缸里染色,而色织罗是先染色后织,所以它织出来的衣服,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颜色。回去后,我用这个织法设计了一款寿衣,是蓝绿色的旗袍款,名叫“蝶翠”,很漂亮。

身边人有时不理解我的工作。有一次我参加同学聚会,大家介绍分享自己的工作,我介绍完后,一个女同学很害怕,说想到她身边坐着一个卖寿衣的人都不敢转脸面向我。

一开始我听到这样不理解的声音挺难受的,我害怕朋友们疏远我,害怕他们把我当“瘟神”。我会尝试和他们沟通,让他们看看我设计的寿衣。其实聊开了就好了,后来还有同学夸我勇敢,也有同学很好奇,和我深入交谈,也给我一些设计的灵感。

比如之前有朋友和我聊寿衣,她说离开这个世界时,想要一件素净的寿衣,她认为这意味着干干净净、体面。那款旗袍“蝶翠”就融合了这个想法。

“希望逝者穿上它,可以漂亮地和世界告别”

其实从小到大,我基本都没有接受过关于死亡的教育。家人很少讲起,我曾经也很惧怕死亡。但进入这个行业后,我慢慢发现生老病死是一个人必经的过程。现在我能坦然地直面死亡,并且更珍惜当下。

大多数人接受亲人死亡会经历一个过程。有一次,一位90后姑娘找到我,想为他父亲准备一套寿衣。她看中一套中山装,付钱后,她不肯拿走衣服,要放在我们这里,她说看到寿衣就会想到死亡,不想拿回家。那时她对死亡的态度是恐惧的,不愿接受。

那天深夜,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说父亲去世了,希望我帮她送去寿衣。见到她时,她很悲痛又慌乱。她说,虽然知道这一刻早晚会来,但真的来了,还是手足无措。我听后也很难过,但也只能默默陪着她,给予一些安慰。

一段时间后,她在订单上留下评论,“今天是父亲的五七,愿天堂再无病痛,我很想你”。也许,这位姑娘已经可以坦然接受父亲离世的事实了。虽历经痛苦,但最后人们面对亲人的离去,都会变得豁达吧。

我也遇过很坦然的,有老人60多岁身体还健康时,就主动找我,提前为自己置办寿衣。

既然死亡无法改变,与其沉浸在悲伤中,不如好好告别,不留遗憾。这也正是我做寿衣的初衷,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,人们在很多重要场合都会穿上一件得体的礼服,做寿衣时,我会把它想象成礼服,逝者穿上它,可以漂亮体面地和世界告别。

实习生 严兆鑫 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万博体育官网_登录 » 95后寿衣女模特:死亡无法改变 不如漂亮体面地告别